23

JANUARY

2019

HAVE FUN IN THE DESIGN AND ART

设计艺术-我要玩得开心

注 本专栏内容主要为只代表洪老师个人观点及经验分享,交流合作才是我们真正的愿望!

他精通摄影、绘画等艺术形式,常以独特的专业视角去发现生活中的被人们遗落的美,并通过设计去诠释和还原生活中的美,因而他的设计作品往往品味独特,不拘一格,让人耳目一新。这同样与他“设计不分国界,设计来源于生活”的理念密不可分。

传奇人生:笑看风云三十年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室内设计迎来了第一次萌芽,尤其是专业设计人才的出现,让中国有了追赶西方的一点资本。刚从广州美术学院装潢专业毕业的洪德成,带着对艺术设计的一腔热血来到深圳,进入了一家名叫“得盛”的香港设计工程公司做设计。从油画专业到工程设计,除了同为艺术的分支外,那多出内地五六倍的工资,也让初生牛犊的洪德成看到了奋斗的希望。“是的,在进入‘得盛’之前,我从未接触过室内设计,而且中国也从未有这方面的专业课程,除了沾点边的建筑设计专业以外,完全是空白的,也没有像我们现在说的有专业室内设计公司,有的只是装饰工程设计公司,注重的是整体的工程。”洪德成向我们阐述初入行业时的心境时说道。面对着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设计工程公司的设计工作,他甘于从零开始磨练、领悟,夯实了基本功,直到1984年深圳国贸大厦封顶,“得盛”正好承接了国贸大厦部分写字楼的装修工程,拥有美术基础又有着一手手绘功夫的洪德成便被派往国贸大厦作为常驻设计师。也是从这里开始,洪德成真正接触了室内设计。

当时正值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风席卷着内地,国贸大厦不仅代表着“深圳速度”,更作为内地的标志性建筑出现——它是第一座由中国人自己设计、施工建成的综合性超高层建筑,三天一层楼的速度被人们称之为“神话”,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可想而知,它将带动着深圳室内设计的崛起。这对于洪德成来说,绝对是难得一遇的机遇。“其实当时有个小插曲,我本来十分向往能够前往日本深造,在接受国贸这个项目之前,我送走了一波又一波出国深造的朋友,那也同样是我的梦想,但最后,我想陪伴父母,更想留在自己的国家,所以放弃了前往日本深造的机会。”80年代的落后气息在平静中悄悄滑过,90年代,全国商品房经济开始起步,从单位分配房子到购买商品房,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转变,这同时也是中国现代室内设计发展的转折点。这可以说是一个觉醒的时代,从早期的白墙水泥地,过渡到丰富的装修时代,首先富裕起来的人们急于筑建自己的美好生活,从欧美国家流传过来的各式风格初露雏形,中国室内装饰进入学习和探索的新阶段。而洪德成在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经验之后,也转入了本土企业,并参与到了多项大型工程项目的建设中去,比如1987年的深圳友谊商场、竹园宾馆、深圳公安局签证大楼……不仅如此,在1989年由建设部、国家贸易局、国家轻工局、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中国室内装饰协会、中国家用纺织品协会、中央电视台生活栏目联合举办的首届生活家居大赛上,洪德成代表深圳到了中央电视台去领奖,这也使得“洪德成”三个字开始声名远扬,更在深圳室内设计行业引起了不容小觑的震荡。“我当时参赛的作品是深圳金海丽样板房,没想到很荣幸地获奖,也受邀到央视领奖并进入摄影棚参加录像,讲述设计历程。其实当我知道消息的那一刻,我是拒绝的。”洪德成带着笑意回忆起往事说道,“我觉得太麻烦了,还要去北京,还要录像上镜。只是后来听说,”说到这里他一改笑脸转为严肃,“全国一线城市都参加了,如果我不去领奖,那深圳不就缺席了吗?改革开放后一跃而起的渔民城市,如此厚积薄发充满创意的城市,应该让全国人民了解这里的设计。我非去不可,因为深圳设计该在全国发声,也必须发声!”

2001年,洪德成与几个香港设计师朋友在香港联合创办了洪德成室内设计(香港)有限公司。在当时内地还没有独立设计公司,并且人才十分缺乏的背景下,洪德成带着他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积累的经验和人脉,完成了自己从画家到设计师再到管理者的多角色转换。

似乎这样的成就并不能满足洪德成将中国室内设计发扬光大的决心,2008年,他与意大利的设计师朋友共同创立了DHA国际设计联盟,作为首席执行官,他一直致力于引进国际一流的建筑、景观、灯光设计企业,推动国内团队与欧洲设计师之间的合作。“性格决定命运,这几十年我从没做过什么投机之事,一直在专心做着自己的设计、艺术工作。八九十年代那会儿,无论是股票还是房市都开始热门,原始股一两块,房价三四千,但我一直没有碰过,只是在忙着我的作品,醉心于我的设计。玩得开心一直是我工作的目的,我不喜欢封闭自己,结识圈内的好友、分享交流设计是我所向往的工作状态,所以DHA国际设计联盟的诞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益田集团董事长:伯乐亦是挚友

谈到与益田集团合作的经历,洪德成说,“我们之间的故事太多了。”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说起青春岁月里一起奋斗的哥们般,向我们讲述了他与益田集团董事长吴群力之间既是伯乐又是挚友的情感。“今天我的设计成就,跟益田集团是分不开的。”如此大气地回答,如此恩情两全地承认,或许也是洪德成在朋友中获得交口赞誉的原因。洪德成与益田集团结缘的时候,益田正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回忆起他与益田集团董事长吴群力初次见面的情形,洪德成说:“吴群力当时很帅。当然,现在也很帅啦。”吴群力给洪德成留下了大气爽快的第一印象,他答应了帮吴群力搞定三套样板房的设计与施工,“我当时向他提了一个条件,就是我设计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改。没想到吴群力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洪德成对工作的用心也打动了吴群力,由于当时国内物资有限,很多施工材料特别是陈设艺术品都无法采购到,所以那段时间洪德成便频繁往返深圳与香港之间购置材料。其中有趣的经历太多,洪德成回忆起有一次过海关,海关工作人员好奇地跟洪德成打招呼,问他怎么又来了,还用无奈的表情看着后备箱一箱的装饰品,摸着那分明就是石头的摆件问道:“连石头都要去香港买吗?”当时的洪德成觉得好气又好笑:“那可是荷兰进口的鹅卵石,它的纹理和色泽与普通石头有很大差别,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品,是我在样板房里要用到的不可或缺的摆件,可我要怎么向海关解释呢?” 正是这份对设计的执着,让洪德成与益田集团的合作持续二十几年直到现在。

长兄如父:启蒙艺术天性

洪德成出身于艺术世家,母亲的文学敏感以及大哥的绘画天分,都极大地感染了少年时代的洪德成,尤其是年长十岁的大哥。“当时我才七八岁,刚过了顽皮阶段,在家里总喜欢守在作画中的大哥身边,也不干什么,就是很安静地看着他画画。画完之后,大哥就会让我收拾桌子,将笔上的颜料清洗干净后从大到小依次排开摆正位置,还要换上一盆清水,以待下次作画时用——做得不好可是要挨打的。”“我还会跟着大哥去上课,当时课室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守着一块画布很专心地作画,有时候他们中间还坐着一个模特。我觉得很有意思,经常在里面打转,偶尔也帮他跑跑腿,拿点东西。”洪德成向我们娓娓道来那些存留在他心中的关于小时候的片段,像一张张老照片,更像一幅幅油画,在他脑海中一一划过,“平时生活中大哥很疼爱我,得了零嘴也会分一半给我,他对于我的影响,不只是在艺术熏陶上,更在潜移默化的人生成长中。”洪德成翻着泛黄的旧照,介绍着他儿时的环境,那份深情中充满了留恋,“等我到了小学、初中,大哥会给我一些纸和笔,开始给我针对性地布置作业。闲暇时,大哥就带着我到江边,坐在竹排上下江嬉戏,一阵畅快淋漓后就携手回家。”

在洪德成的言语中,能够真切感受到那份亲情的温暖,在他的一生中都如一盏启明灯般散着光明。顺着他的指尖望去,他办公室中那副最显眼的画作,就是他与大哥十年前共同创作的,饱满的笔触、情感的肌理、色彩的延伸,都似乎在向我们讲叙这近六十年的兄弟之情。“艺术是相通的,都来源于生活。我特别喜欢旅游,我一有时间就会带上我的相机,说走就走。有一次我一个人去摩纳哥呆了四五天,一句法文都不会,却玩得乐趣十足。”生活中的洪德成,玩心依旧,绘画、摄影、旅游、时尚,都给他带来不同的乐趣。或许懂得生活的人,才知道如何能够真正让自己快乐,去拥有自己,拥有世界。洪德成必定是这样的人,“最近有人找我拍电影当监制,我也很有兴趣,电影和艺术都是相通的吧,电影中空间的故事叙述与设计中的空间布置如出一辙。”洪德成自信又洒脱的脸上洋溢着他对未知生活的热情,似乎可以想象,他挥舞着双手,在各种空间中变幻场景,像是一个魔术师,用他那充满艺术细胞的双手,挥洒着他炽热的设计情感。仿佛,那些淋漓尽撒的青春年华,悄无声息地包裹着他,重新回到体内,慢慢地,他又变回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又变回那个追赶在大哥身后,率真可爱的孩子——艺术就是如此的神奇,它能让你自由地穿梭在记忆的时间中,将美好一一记载,传颂。


返回